8 4月 by admin

三门品海-

三门品海

沿着常台高速一路向东,结尾便是浙江三门县。三门,地处我国“黄金海岸线”中段三门湾畔,新石器时代就有人类在此繁衍生息。  《舌尖上的我国》中,老实老实的杨世橹用长长的探勾在滩涂上独钓跳跳鱼,使人一会儿记住了这个三门汉子,更记住了这个满城飘鲜的沿海小城。  大海小鲜,万千滋味。此次三门之行,一半为吃。接近正午,一行人抵达三门县城海游大街。海游,一听姓名就觉得浪漫。目光所至,大街两旁遍及海鲜饭馆,让人觉得海都游上来了。  图为三门县浦坝港。赵安炉摄  百闻不如一吃。进入一家人声鼎沸的饭馆,当地金字招牌的青蟹是非点不可的,肉汁肥美,每人吃了好几只;耳熟能详的“海中人参”跳跳鱼状似泥鳅,红烧后肉骨自分,汤汁浓香,一上桌就被抢光。半途,来盏姜汁调核桃炖蛋养养胃,再悠哉慢品拼盘杂螺,血蛤、海螺逐一被牙签诱出,剩余的空壳贴在耳旁,海的声响一会儿来了。  三门本地大都将这些小海鲜直接入清水煮,不放任何作料,海鲜的原汁原味得以保存。回家后,我学用此法做海鲜,不知怎的,无论如何都吃不出在三门当地的美味了。看来,鲜甜三门确实名不虚传。  满唇留香后,咱们去探秘蛇蟠岛海盗村。岛上有1300多个窟窿,都是古人一锤一钎开凿出来的,阅历千年不塌,俨然是个巨大的地下迷宫群。穿行这幽穴古洞之中,怪石嶙峋,连环套叠,别具山穷水尽的景致。洞外,阳光掩映着色泽棕红的矿石,配以微漾的海水,一派波光帆影。  出入口处,一尊巨型海盗头像在阳光照耀下不怒自威。远处,几位老者在细细讲究石门窗花,孩子们在滑泥公园里嬉笑游玩。面临此景,再次回忆凝睇海盗岛,忍不住慨叹平和的夸姣是多么宝贵夸姣。  脱离蛇蟠岛,直奔木杓沙滩。在山后听到阵阵波浪卷起千堆雪的声响,整车人的心立刻泛动起来了。转个弯,大片金黄的沙滩跃入眼皮,来不及脱鞋就狂踩上去,大喊:大海,我来了!那一望无际的海水,潮涌似千军万马,安定时静若处子。关于久居大山的我来说,这种感官上的振奋无法言说。不久,我累躺在柔软的沙滩上,捞一层泥沙掩盖全身,闭目养神,倾听海的心跳,最终竟不知不觉睡去。  登船出海捕鱼看毕竟,也是咱们期盼已久的。未顷,木杓沙滩逐步远去,湛蓝的东海水包围着渔船,世人靠着船舷,雀跃喝彩,迎着海的腥气,时不时看到水母掠过,三三两两的海鱼在水中追逐撒欢。忽然,一群海鸥不期而至,顶风飘动,有一只竟然单脚立在甲板上,目中无人地四下张望寻食。世人不谋而合地刹住嬉笑,只怕这一幕少纵即逝,此刻毫不勉强当个副角。  我想当一回渔夫,所以拜师船老大一同撒网捕鱼,打了好几网,才拖上来一些杂鱼虾蟹,已累得直不起腰。和着海色,薰着海风,在船上吃着自己现捕现烧的海鲜,一切的疲惫一扫而空。  渔船熄火,由着水的节奏在海的胸膛天然摇晃,手机不知何时已失灵,时刻跟着也混沌了,我久久注视苍茫前方,前方到底是哪呢?四周一片寥廓,令人惘然若失。  出海归来,抛却一身尘土,在海滩上早早铺就帐子,抬头等候海上明月。当如水的银色月光洒在波光粼粼的海面时,沙滩上一片静寂,一首《月光曲》如梦如幻,一切生物都陶醉在共此刻的天边海滨。  凌晨时分,帆船的阵阵汽笛声催醒了三门湾,新的一天开端了。岸上渔家乐已是炊烟袅袅,包扎着花布的渔家女早在滩上捡拾虾螺,附近的健跳港正人山人海地买卖着海鲜。远方,一轮火红的太阳正一点点跃上海面,瞬间海天燃烧成赤色,光芒万丈。  通过几天的一路向东,我多少爱上了这儿,但毕竟要完毕这次向海风情体会之旅,忍不住有些伤感和不舍。但是转念一想,明日海棠必定还会仍旧,太阳照旧升起,登时放心,不觉脚步轻捷多了。咱们终其一路,究其终身,不断向东向西,目的地总在前方变幻,倒不如细细品味跨山赶海行天下的途中情。(范伟锋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